• <samp id="ywcw8"></samp>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我爺,我婆和我(連載五)

    微蒲城2019-06-03 20:47:20

    爺爺是清末出生的人,上過幾年私塾。以前開藥方都是用毛筆,我家各種硯臺墨盒有好幾個。解放前不可能用鋼筆,因為那時候一支派克鋼筆很貴,一般人買不起。解放后,上海生產的金星金筆和金星依金筆開始普及,爺爺就改用鋼筆開藥方。他有兩支大號金星筆,很珍貴的,婆給他做了兩個筆套,把筆很仔細地裝在筆套里。怕裝在老式衣衫的口袋里把筆壓斷了,專門在衣服胸部縫一個上口袋用來裝筆。再到后來又出現了原子筆,也就是現在的圓珠筆,他又買了一支原子筆。但是那時國產的原子筆質量不過關,不是寫不下水,就是筆油下蛋。常常寫一寫,不下油了,就要在一張廢紙上使勁來回劃。有時候正寫著,筆漏出來一大滴油。爺爺用原子筆主要是防止開藥方時鋼筆沒有水了。當時的鋼筆都是吸墨水的,出門前忘記吸水就可能耽誤事。

    爺爺在私塾受過寫毛筆字的訓練,因此字寫得不錯。他用鋼筆寫字也是抓毛筆的手法,開方子是一種特殊的筆體,尤其是藥名下面的份量,幾兩幾錢幾分,完全是別人看不懂的符號。這種筆體到藥鋪去抓藥,藥鋪相公一看就知道是我爺爺開的,保準不會抓錯。這可能是他們防偽防錯的一種默契。

    爺爺對阿拉伯數字一個也不認識,更不會寫。我很奇怪,新社會都那么多年了,最起碼鈔票上面有阿拉伯數字呀,天天碰面,十個數碼怎么也記住了呀!可他就是不認識。一九五八年,他買了一塊羅馬表。西北人最喜歡羅馬表,六零年我們鄉下流傳一個順口溜:“飛鴿車子羅馬表,生產羊柏木方”。這個順口溜講的是姑娘出嫁要的聘禮,飛鴿牌自行車是國家名牌產品,羅馬表是進口產品。六十年代初中國還不會生產手表,西北從西藏流傳過來的走私表很多。據說當時藏族人賣表,一只口袋里裝很多塊表,有西北人最青睞的羅馬表和瓦時針表。交一百元,手伸進去隨便摸,摸到什么表就是什么表,看各人的運氣了。在深圳有一位六十年代在四川西昌地區工作過的人也講過這種賣表的方法,一模一樣的。后面兩種一般人就聽不懂了。好像在牧區羊產春羔時要是一羊雙羔就是大喜事了,可是在我們那里,無論山羊還是綿羊都是一胎雙羔。生產羊更厲害,一胎四羔以上。六零年,一只羊四百多元,一只肚子帶羔的母生產羊就更貴了。至于柏木方就更難理解了,這是我們家鄉的一種喪葬習俗,老年人認為過世后能睡一口二五子柏木棺材就是最有檔次的喪葬禮遇了。所謂二五子就是指棺材板的厚度達到二寸五。柏樹生長很慢,能長到這個規格需要幾百年的時間。一口二五柏木棺材價值六七百元,可見當時聘媳婦有多貴了。拿那時候的物價水平和人們的收入水平來衡量,現在聘媳婦要十幾萬聘禮還沒有那個時候高。

    爺爺這塊羅馬表也是從私人手里買的,是新的,油紙都沒有打開。爺爺買回來以后,非常高興,把我攬到懷里,把手表的把拔出來擰表針給我看,表演那長針轉一圈,短針走一格的奇妙現象,卻不知道是幾點幾分。那表盤上刻有阿拉伯數字,他不認識。更奇妙的是爺爺給我講他到內蒙古給縣上買馬時手表起的大作用。到了包頭,要乘汽車到牧區去,睡到黎明一看表,離開車時間只剩多半圈了,趕緊叫同伴起來趕車,差點誤了車。我不知道這多半圈是什么時間。這表是夜光表,舊時的夜光表是熒光的,經放射性元素刺激,在暗處顯得很亮?,F在的夜光表不讓用這種技術了,對人體有危害?,F在的夜光表是吸能原理,強光刺激蓄能,暗中就可以產生熒光,不太亮。

    其實在爺爺眼睛里這塊表就是一個值錢的寶貝,是他花了一百八十元買的,是一筆財產,緊急時刻可以變賣救急。當時他是縣獸醫站站長,也在胸前別著工作人的身份證~一枚藍色的圓證章,按月領工資,吃供應糧,還參加大煉鋼鐵會戰指揮部工作。當然得像其他工作人一樣有塊表示身份的手表,在別人的慫恿下買了這塊表。其實爺爺不認識表,帶著沒有什么意思,就讓姑父要去帶了兩年。后來,先是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接著轉為四清運動,階級斗爭越來越緊,爺爺就把表藏在墻縫里,用泥封起來,這和當年藏糧食是同樣的想法。一九六八年,我由蘭州回老家探親,爺爺就把這塊表給了我。一九八二年夫人往青島調動時,這塊已經有二十五年歷史的半鋼表,分針的夜光已經掉了一塊,仍然被同事以一百二十元買了去,可見西北人對羅馬表有多么鐘情。

    爺爺這位前清孓民一輩子只穿長腰抿襠褲子對襟襖,不管單衣棉衣都是這樣。早年還穿過大襟上衣,跟電影上的清朝人完全一樣。一輩子只穿婆做的布鞋和粗布襪子,因為是先生,那么熱的夏天也要穿布襪子,褲腳用綁帶扎起來,這可能是黃土高原塵土大的原因。到了冬天,因為里邊沒有襯衣,就扎一條大腰帶,就像陜北人的打扮一樣。這條大腰帶可真大,用一丈多長的整幅布做的,大人小孩都有一條,我也有一條。大腰帶的作用可不能小瞧,六十多年前,人們衣服沒有這么豐富,冬天棉衣里邊沒有襯衣,更沒有毛衣毛背心,穿對襟棉衣會漏風。我每到冬天肚皮上都會被風吹出一道道風裂子。扎上一條大腰帶就像多穿了一件防風的衣服,不然,很容易肚子受涼。六十年代以后,大腰帶漸漸沒有人用了,因為大家懂得在棉襖里面穿一件衫子,更有人買了衛生衣,就是絨衣套在里面,就不會漏風了。爺爺扎慣了大腰帶,不扎總覺得缺少點什么,就買了一條寬寬的牛皮腰帶,一到冬天就扎上。這條皮帶一直陪伴爺爺到老。

    爺爺穿衣服的要求有時候真讓家里人哭笑不得又無可奈何,這也是家里人在背后諞閑傳的笑料。他冬天的衣服講究到叫人難以適應的程度,一會兒嫌棉褲里的棉花厚了,讓我姑姑給他拆開撕薄一點,要求在騎自行車時能感覺到棉褲被風吹得“呼啦啦”地抖動。不知道能像單褲一樣抖動的棉褲怎么保暖?我后來的娘娘是甘肅人,不太會作針線活,改的棉褲令老人家很不滿意,恰好我媳婦回老家看他,爺爺就讓我媳婦做。我媳婦在她娘家是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兒,受父母哥嫂寵愛,什么針線活都不會作,讓她改棉褲實在是趕鴨子上架了。按照他老人家的要求改薄了,可能出去感到不夠暖和,又責怪給他改得太薄了,又要將撕下來的棉花添進去。每年冬天都要反復折騰這么幾次,直到他買了一斤絲綿作棉褲,才不折騰了。

    爺爺冬天戴的帽子是他自己設計的,從來不戴買的帽子。在沒有做棉帽子之前,冬天就用一條大圍巾包著頭。他設計的棉帽子像新四軍戴的帽子,兩個帽耳子,冷了就放下來,不冷了就掀上去。不過這頂帽子可把裁縫整得夠嗆。一會兒說帽子緊了,要裁縫給他放大一韭菜葉,過幾天又感到帽子松了,要裁縫給他收緊半韭菜葉。一會兒說帽子不夠暖和,要裁縫把帽子拆了多加點棉花,不久又說帽子太熱了,要裁縫把帽子拆開,把棉花抽出來一點。我記得這頂帽子整整折騰了一冬天,他才滿意了,而且還向我炫耀他設計得好。我估計那個裁縫實在被折騰得受不了了,可是,這位爺是德高望重的王先生,鄉里鄉親的老人家,有苦難言,只能順著老人家來了。

    爺爺當了縣獸醫站長,領導全縣的獸醫,與時俱進地改變了一下自己的著裝,也不過是縫了一件棉大襖。這是長度僅到屁股下的半截大氅,式樣當然是現代式的,對襟,五顆大膠木扣子,栽絨領子。后來爺爺到新疆買馬,在新疆買了一條水獺皮領子。大襖不是穿在身上,而是披在身上,脖領處的扣眼上栓了一個繩扣,掛在扣子上,這樣騎自行車時就不會掉下來。這是當時最時髦的衣服,農民沒有這樣打扮的。不過爺爺這樣打扮有點滑稽,因為別人都是年輕人,衣褲都是西式的,披件大襖很自然,他老人家是老中式衣褲,扎著褲腳,披一件西式大襖就顯得不倫不類。爺爺經常把他的同事們領到家里來,十幾個人個個都披著大襖,騎著明燦燦的自行車,車鈴捏得叮玲玲響。那感覺就像現在十幾部寶馬車一溜煙開過來一樣。

    爺爺成了公家人以后不但服飾有了改變,就是說話的發音、口氣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本來我們蒲城西鄉人的發音是很土的,把“稱”讀成“坑”,經常遭到縣城人嘲笑,他們笑我們是“興鎮狗”。興鎮在縣西二十五里,是蒲城縣最大的鎮,號稱渭北第一鎮。興鎮人喜歡養一種細狗,攆兔用的,這種狗的特點是“嘴如箭腰如弓,攆起兔來快如風”。改革開放以后,細狗的價格超過萬元。后來我才知道澳門賽犬用的就是這種犬,叫作格力犬,不知道為什么這種犬在興鎮一帶很普及??h城人一聽我們講話就知道是興鎮一帶人,就給我們起了“興鎮狗”的外號。爺爺的語言也沒有大的變化,只是學會了把“昨夜”由“亞黑了”改成有洋味的“昨晚上”等有限的幾個詞。村里人以為說“坐碗上”,常常用這個詞來打趣撇洋腔的人。

    隨著社會的發展,爺爺的服飾有了變化,語言也有了變化,可是有一樣習慣絲毫沒有變化,就是一輩子沒有洗過澡。不是爺爺不講衛生,而是我們那個地方地理環境造成的。一方面是黃土高原缺水,洗澡用水量大,從幾丈深的井里打水不易,燒水更不易。一九六四年蒲城縣雙塔浴池開業是一個大新聞,這是蒲城縣歷史上第一個浴池。另一方面我們北面沒有高山,蒙古高原上的冷空氣直接就吹過來了,無遮無擋,冬天北風怒號,就是到了五黃六月最熱的季節,有時候北風吹來也會使氣溫驟降。當地有句俗語:“六月天凍死姆娃子”,就是說夏天也會凍死嬰兒。夏天出遠門,老人們總要告誡年輕人帶上厚衣服。有一年八月份我去陜北,晚上洗完澡,突然氣溫驟降,凍得直發抖,就像冬天一樣。這種地理環境使得我們那里人對洗澡有天然的畏懼感,認為洗澡容易受涼生病。夏天出汗,只是用溫水擦擦身。中學二年級時學校改善師生的生活條件,修了一個小小的澡堂,每個月能輪到洗一次澡,我才平生頭一次洗澡。洗腳也是一件大事,一年到頭也洗不了幾次,平時睡覺前也不洗。過年時肯定是要洗一次腳的,很多人端著盆到生產隊豆腐房要做豆腐剩余的酸漿,這種漿不但熱而且有堿性,洗衣服洗腳都很干凈。洗腳時先泡很長時間,將一年的死皮泡軟,再用破碗片的磁刃刮,這就算是過年前最徹底的一次個人衛生了。

    爺爺一輩子只吃豬肉和羊肉,雞蛋是他老人家的最愛。我們那里過去認為最正宗的只是豬肉,正式酒席是沒有其它肉的。雞鴨牛肉只是年輕人胡鬧的時候吃或者很窮的人才吃。雞鴨死了就扔了,不下蛋了就賣給燒雞鋪子。村子里只有兩家河南山東逃荒來的人家吃雞鴨,縣城里賣臘牛肉和燒雞的都是逃荒來的河南山東人。我也從來沒有吃過用雞肉做的菜,只是在上中學時晚上去看電影,在電影院門前花兩毛錢買半片燒雞腿或者花五分錢買一小塊雞血。七零年回老家,婆養的一只雞的腿有問題,走不了路,要扔。我已經到蘭州幾年了,當然知道雞肉好吃,就請姑姑做熟了吃。在爺婆和姑姑的眼睛里認為這是小孩子胡鬧,做就做吧,但是怕不好吃,姑姑專門用肉湯燉雞肉。他們沒有吃過就不知道有多好吃,以為很難吃,嘗都不嘗,三位大人就那么笑咪咪地看著我和表弟兩個把一只美味的雞吃完了。爺爺快八十了才問我魚好不好吃,他一輩子只吃蝦米和魷魚兩種海味?,F在村里人辦紅白大事的酒席上雞鴨魚肉都有,而且講究要整雞整魚還要有蝦。

    小編說:請本文作者與小編盡快聯系,因投稿時未寫作者姓名,小編無法將作者寫在正文中,您可以直接將姓名發送至郵箱2629351412@qq.com,也可直接在正文下方留言,后續連載小編將注明作者姓名!保證版權!

    天南地北的蒲城人

    你是否在思念故鄉?

    魅力蒲城,美麗鄉愁

    作品征集開始了

    您的思鄉之情

    我們將在平臺展播

    歡迎投稿......


    投稿郵箱:2629351412@qq.com

    咨詢電話:0913-7233189


    將相故里


    人文蒲城


    長按二維碼

    關注蒲城身邊事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国民彩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