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ywcw8"></samp>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姿勢】一件事情,如果你希望3年能做好,請給自己5年……

    正和島2019-06-14 18:25:19


    她是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的水墨畫家,是創辦“暄桐教室”并教授書畫的小林老師,也是獨立設計品牌“山林曦照”的創始人。林曦強調自己就是個手藝人,她給自己的微博簡介是:只生歡喜不生愁,主要時間用于寫字畫畫和玩耍。

    來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口述:林曦

    由簡至茂之美

    “美”是一個看不見的競爭力,這個競爭力反映在企業上,會創造驚人的產值與財富。


    我覺得做事不用太想未來,把當下的事情做好,像植物一樣,等待小苗長成大樹,從土里慢慢生長出來,才有修剪枝葉的余地,由簡至茂。


    在這種不急的狀態下,很少有不美的東西。過去商業忙著高速發展,大家沒有機會和時間“美”,在仍然是資源、資本決定一切的氛圍下,概念很容易會被炒的很火,真正能把“內容”做美的人,非常有限,而這些不是靠資源,甚至時間能搞定的。


    這也是今天所謂中式美學復興的原因,說起文人傳統,很多人會聯想到晚明“袁宏道”們沉溺在玩樂里,但中國真正的文人傳統,是在小的精神家園蓄積能量,有不把得失完全放在責任上的好狀態,即獨善其身是為了兼濟天下。


    我之前做設計公司有一個深刻的感受,大多數客戶比較容易接受“沒必要吧”的設計細節,那些真正費力的細節往往很難落地,但真正的精致,往往要付出幾倍的代價去獲取些微的差別。其實明眼里看的就是那一點點差別,但就是這一點點代表了你堅持的品位。


    做設計很有意思,因為每一件物品里面都會完整地袒露你的價值觀,在這個過程中認識他人,也認識自己。設計,我覺得需要做好兩件事,一件就是錘煉自己對美的理解,了解什么是典雅,什么是對典雅的突破。另一件就是去除形式感的執念,讓美自然生長出來。


    現代企業常常講品牌管理,這其實是建立在品位基礎上的。不去做場面上的東西,而是回到最小的事情,慢慢做,不一定要那么快?,F在的強有一點用力,并且用得好辛苦,好在當下的中國,已經不再求全統一,只要有不同類別的人群認同、欣賞、跟隨就可以了。


    賓利開一次會,“人的個性”要被強調上百次

    我非常感激曾經和上下、賓利合作項目的經驗,讓我看到好的品牌是怎樣去葆有和堅持它們的基因和價值觀,當我自己來實踐時,發現在面對困難的時候,有一百個理由跳出來告訴你,可以妥協,不必堅持那一點。但為了一點點都不太能發現的細節,可能要付出幾倍甚至幾十倍的代價。但這正是做事的樂趣所在。比如我們現在做的墨盒,是坯就改了十幾次,還沒有和大家見面。


    記得有位老師跟我說,藝術家最累了,太習慣控制整件事情的所有細節和進程,從無到有地呈現出來,每個藝術家有自己獨門絕技一般的偏執。


    當然這樣做有利有弊,從效率來說,由藝術家主導的品牌,效率不會太高,因為每增加一個要求,相對也會增加很多工作的難度,這是一體的兩面。也是一種磨練,慢慢要看看哪些事情是堅持,那些事情是偏執。


    和賓利深入合作兩年,讓我體會到為什么它能做到百年基業。當前很多品牌慣用效率地出臺,大家著急地為了湊一個資源拼盤,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各取所需就得了。并不是說這樣沒有好的結果,只是罕有余地深入合作。


    我發現賓利重視“人”絕對超過事,與當前以時間成本作衡量標準,有點格格不入。


    一天早晨我收到一封合作郵件,來自賓利英國總部,當時第一感覺是騙子,這跟我這種小手工勞動者太沒關系了,我連郵件都沒回。


    第二天郵件又來了,問是不是有什么顧慮,還邀請直接在北京賓利辦公室開會,見面之后,我覺得挺好玩的,賓利對結果必然成功沒有篤定的態度,反而讓后來的合作輕松了。


    賓利的紀錄片里有一個觀點:每一個人對好東西的愛,是不需要教的,是天性。我們小時候受過一些和人性相“擰巴”的教育,所以“自我取悅”在今天提出更有意義。


    此外,跟賓利開會的時候,人的個性要被強調說上一百次,在國內我少有在類似場合聽到把“人”的重要性如此重復。


    過去的發展傾向于整齊劃一把人都變成了沒有個性的存在,最后都是求同款?,F在很多投資人找我們,經常聊起會發現,往往企業家人群的很多決策,不是基于他的分享和滿足,是基于匱乏。


    我覺得中國未來會真正慢慢開始誕生品牌,品牌像是對人格地塑造,想到某個品牌,它非常鮮明的個性會浮現腦中。


    現在做的山林曦照(跟中國文人風格相關的美學風格實驗場所)不需要爆發式增長,反而需要我們能把一張桌子做得很漂亮。我的體會就是妄念終究會幻滅,那些不夠跟緊你人生主線的,終究會煙消云散,沒有什么比現實更能教育人。小時候看到長輩們談事情和做計劃,都會養成特別奇怪的習慣,經常打雞血才能做事情。


    這種狀態在有的地方最明顯了,各個天使投資聚集的咖啡館,一桌桌談的事情,讓你清楚感覺到雞血飛濺在周圍,恨不能今天才開始做事,明天就去敲鐘上市,不是簡單的好強與否,而是如果不畫出一個泡沫,似乎不能成就一件事情。


    東方人的思維和做事不是這樣的,我們的設計品牌也包括服裝設計,昨天聽同事說有一年去日本拜訪面料供應商,發現一位老爺爺已經快90歲了,還穿著工人的藍布工服,在不同架子上整理面料,祖國大陸去的面料供應商們看到后,受到很大的觸動也很慚愧,因為很多人都覺得自己已經是行業的翹楚了。


    一件事情,如果你希望三年能做好,請給自己五年,需要五年做好的,給自己八年,需要八年做好的,給自己更長的時間……然后安靜定神,頻率調慢一點,只需要再等一點點時間,事情自然會給你答案和方向。

    品質就是相信專業

    時代有很大的變化,人心從來沒有變過,真正與品質相關的事情,現在是怎么做,過十年還是怎么做,過二十年還是這么做,因為幾百年前就是這么做的。我們做的事情跟科技沒有什么關系,就是人天天要摸、要喝,要體驗,其實一樣的。


    我們真的很缺營造幸福感,就是創造滿足感的渠道。而這些東西必須得跟自己在一起才創造的出來。有時候,很多人湊在一起,獨自坐在那,屁股是待不住的。


    抽完雪茄,喝完紅酒,很多人又回到喝茶,抄經,你會發現把軟塌塌的筆毛控制好的時候,心就凝聚了。把一個字的結構能夠安排四平八穩,可以把事情安排的比較平衡。能在平衡里寫出美來,已經可以比較優雅處理事情,這是一個非常相應的體系。就跟自己訓練,慢慢磨,變化是緩慢,但是有效。


    日本大前研一《專業主義》的觀點,未來能成功的一些人,一定是某領域真正的專家。我把它歸納為,品質就是相信專業。曾經江浙一帶的企業花大錢請國際設計師,最后覺得虧死了,其實是自己做了設計。


    一般由兩類人提供:一是有專業敏感度,但不一定從事這個行業。大眾的風起云涌,背后一定有一個東西在驅動,普通人說不清楚那是什么,少數人卻能嗅到其中的趨勢。二專業人士。其實,高級設計師跟他有多少錢,住什么樣的地方,開什么樣的車,真的關系不大,還是看人本身。與愛馬仕合作的時候,中國區的負責人說:我們從來做事是不是看事的,沒有遇到真正合適對的人來的時候,好事能做成壞的。遇上對的人,可能一件不好的事,他做著做著就做好了。


    現在大家都在做產品,做起來就知道,其實特別難。如果從開始就有功利心,緊盯在結果上,中間的過程甚至希望省掉,或者希望可以工具化外包,少有可以創造成熟的產品。

    簡潔就是不要手上總拿一把錘子

    全世界的好東西都有共同的特點,就是簡單。美并不是多,美是你懂得選擇。宋代瓷器是真正的高峰,宋朝決定一件瓷器可是只有白色、青色,原來單色系可以很美。實際上,汝窯在世界拍賣市場價格是最高的,宋瓷其實是世界瓷器第一品牌,而且是一千年的品牌。


    但人總會忍不住,想要多走一步。我覺得這也是藝術創作中最難的地方,掌握技術是非常難的過程,花了80%的力氣在技術上,但最后留下的是那20%,呈現放進去的情感和思考。正如查理芒格說,一個手上有錘子的人的世界里,滿世界都是釘子。


    商業上同理,今天大家買杯子有三萬個選擇,為什么選你?一定是某些真情實感的因素,打動了他。經營總要回歸到四個字,“待人如己”,我相信品牌會慢慢自己長,該長多大有自己的速度,持續做我覺得對的事情,喜歡的事情。并且,窮盡一切可能,把它做好。


    我們在暄桐教室上課講過《童蒙止觀》的一章:欲念之人,猶如執炬。逆風而行,必有燒手之患。我問同學們,如果是順風呢?欲望的需求,其實是中性的,如果在不恰當的情況下拿著它,就好像逆風,會燒著你。順著風不就幫你照亮了前程嗎?人是很容易就把自己作為了一個去取得成功的工具。


    現實妥協其實特別像打游戲,你的血槽比別人多的時候,就更有本事不妥協。血槽永遠都是在要用完沒用完的狀態,沒有條件去討價還價。血槽類似現在講的一個詞,叫心力,心里有定力就會越強,力量越強時,煩惱越少,就不會有稻盛和夫說的感性的煩惱。而在中國文人傳統,其實習慣于心疼自己,愛干的事可勁去干,而舒心就不會去煩別人,愿意把更多愛給別人。


    周其仁老師說過人年輕的時候,不要太早接觸到金融工具的放大,不然會用什么樣的心態去面對未來的人生,而是要把手上一件件的事做好。90,00后跟我們前幾代人完全不一樣,他們不是為了謀生存,更多是關注人的需求,關注生活,關注品質。從取悅他人變成取悅自己。


    編輯:盼盼



    本文為正和島原創,轉載請在文首注明來源及作者信息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国民彩票手机版下载